<bdo id="aecyx"></bdo>
<table id="aecyx"></table>
  • <td id="aecyx"><strike id="aecyx"></strike></td>
    1. <pre id="aecyx"><label id="aecyx"><tt id="aecyx"></tt></label></pre>
        歡迎您光臨本站,如有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

        茶藝導師黃建璋:立師茶葉國學,講好我與茶的故事

        茶藝導師黃建璋:立師茶葉國學,講好我與茶的故事

         

        作為茶藝導師、茶文化專家,黃建璋先生從事茶葉工作二十多年,在茶葉生產、加工、貿易、科研方面具有貢獻,特別是對安溪茶葉的焙制、拼配、品評、營銷均研究有成,被譽為杰出的青年茶葉專家。關于茶葉和生活,黃建璋說:茶是我的最愛,文化是我精神食糧,茶業國學是我傳茶授業的立師之本!

         

        開篇:茶為國飲,不分你我

        講好中國故事,要先了解茶,而茶的故事非常多。茶為國飲,不分你我,這是我對茶的基本認知。茶是一種健康的飲品,它是高雅的、健康的、和諧的、禮敬的。茶文化是茶方面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的統一,它是茶的精神文化。

        茶文化與國學的四門之學是相通的,它可以說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一個組成部分。這是我對茶與文化與國學的一種基本認知。茶的歷史有五千多年了,茶的世界源于中國,茶的文化在中國,也已經有一千多年的歷史。茶的文化現象,具有雙重屬性,它具有物質的特性、又有精神的特性;既有過去的、又有現在的;既有時代的,又有民族的;它涵蓋著自然、功利、道德、天地四個境界,它融合了儒、釋、道,等多種文化的關系、屬性、行為、作用和價值。茶的文化屬性,不僅是一道生產生活的習慣的定性,也是一種能看透你骨子里的東西,更是一種能夠透視一個人的受教育情況及生存環境情況的理想工具。

        從某種程度來講,茶的文化博大精深,茶的傳奇故事非常多,它可以展現出一部中國茶文化大典,也可以體現了茶文化的兩個文明,更可以展示出茶文化學與社會發展和諧同步之文化現象。這些現象是可以講的,也可以傳播的,甚至是可以傳承的。

        茶藝導師黃建璋:立師茶葉國學,講好我與茶的故事

         

        前段時間,學會領導周會長給我下了一個任務,要我參加編寫講好中國故事的論文,當時我回復說,我已經多年沒有動筆寫論文了,本意想拒接這個任務,而周會長回了一句話:“一篇文章對你黃建璋來說,是小菜一碟。”這一句話讓我難以推辭,于此我想了一夜,寫什么為好呢?經過一番的思索,最后決定圍繞著講好中國故事的這個主題,立題為“我與茶的故事”。一決定,我就開始動筆了,誰知一動筆就來了勁,寫了一大堆,一夜一萬字,半個月寫了十幾篇,變成了連篇的故事文。

        故事文,涉及的有吃茶,藥茶,敬茶,做茶,喝茶,斗茶,評茶,品茶、研茶,玩茶,論茶,貢茶、窖茶,禪茶,收藏茶、私房茶、規制茶,包括茶樹、茶業、茶學、茶人、茶葉、茶藝、茶道、茶德,以及茶產業、茶流通、茶文化、茶科技、茶旅游,更甚者涉及到茶業國學等茶話題。

        我原計劃,想將這個連篇故事文寫好之后,再精簡整合一篇,依論文規格交給學會。但由于稿文還沒寫完,交稿截止的時間到了,來不及整合只好選擇第一部分,也就是論文集上的這篇“茶起源于中國,民俗客來敬茶”的不成論文的論文。說實在話,我提交了這篇茶故事文,嚴格地說是有點過于牽強,從內心上來說,我是有愧于學會及周會長對我的寄望。

        當然,“講好中國故事”,我選擇寫“我與茶的故事”,這對于我來說是最為合適的。如何講好中國茶的故事?我立題以“茶起源于中國,民俗客來敬茶”,作為一個開篇,我想這也是說得過去的。怎說呢?因為,凡事要有個源頭,源頭的根源就是事物的本源。就茶而言,它本有歷史性,也有現實性。正因為它有歷史性、有現實性,所以寫茶的故事就得基于歷史,立足現實,從而再進行對未來性的創造。

        我所講的“茶起源于中國,民俗客來敬茶”,其實就是在說“茶源中國,客來敬茶”。我認為,如果我們能夠共同將這個話題的故事講好,它不僅僅是有符合當今我國建設“一帶一路”通商易貨之需,而且也是符合我們“實現中國夢”知識交流之要。這是我講“我與茶的故事”的一個引子。

        茶藝導師黃建璋:立師茶葉國學,講好我與茶的故事

         

        講述:我與茶的情緣

        講述我與茶的故事,自然會涉及到我與茶的一些情緣。

        如果要說情。

        茶,是我生命的最愛;

        茶文化,是我最好的精神食糧;

        茶業國學,是我傳茶授業的立師之本。

        如果要說緣。

        源在中華傳統文化民俗的客來敬茶;

        種子在福建省安溪茶鄉的羅漢山茶地;

        花開在廣東省文化學會的茶藝文化上;

        果子結在黃建璋講茶堂的茶業國學里。

        我與茶的情緣是經歷過“起、承、轉、變、合”的一個艱辛而愉快的路程,最近我也在寫這個路程的故事。如果要展開我與茶的情緣故事。茶起源于中國,民俗客來敬茶。這是我對茶的最初認識,也是我愛茶的源由。從零開始邁大步,迎著困難看未來。這是我立茶的起步,也是我做茶的標識。

        文章風水茶,識者有幾人?良心做茶,叩茶問道。這是我承茶的認知,也是我事茶的啟發。我學習,我踐行;師出名門,學入皇家;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文化是品牌的靈魂;茶是一個飲品,健康的飲品,生活化的飲品;茶產業是聯動的、永遠的朝陽產業;中國茶,是雅俗共賞;中國茶文化融合了儒、釋、道的思想和精華。這是我轉換方向轉入茶文化扭轉命運的過程,也是我變身師傅轉變理念的發展路程。

        中國茶的坐標:國飲,國茶;講好中國茶故事。這是我合攏茶業,融合國學的歸屬,也是我收徒傳茶授業的立師之本。

        茶藝導師黃建璋:立師茶葉國學,講好我與茶的故事

         

        追求:建立講茶堂傳承授業

        網上流傳一句描述故事的句子,這樣說:越有故事的人越沉靜簡單,真正的強者不是沒有眼淚的人,而是含著眼淚依然奔跑的人。這句話非常合我意。其實我們人生在生活和工作中,只要保持著熱情和熱愛,也是在追求一種“真善美”,故事的本質就是追求“真善美”,人生的終極追求也是“真善美”。

        五年前,我為了追求這個“真善美”,建立了講茶堂,創立“茶業+國學”的理念,進行收徒傳承授業。在開堂的第一課時,有位領導這樣評價說:“創立茶業國家的傳承理念是一種高深遠大的發展思維和理想。它不僅是產業的跨越,也是文化的提升,更是符合社會發展趨勢,其代表著中國茶走向一個更高的層面。”是的,在我的認為,茶業比起酒業或煙業來,茶的文化歷史悠久,地域差異,文化多元,操作起來難度是比較大,但其發展藍圖是會更宏偉的。

        因此,我選擇不從商不介入貿易經濟,放下身位果斷地將原有的幾個重要的社團要職辭掉,靜下心來一邊進行收徒修學育才儲能,一邊提升充實自身能量,放眼世界,以傳統文化的高度思考與落筆。我堅信,這是一條能夠真正見到光明的茶路。

        我的收徒是為了讓一些新茶人上升,當然也是為了建立自己的發展平臺,其實這也是符合當今社會的發展和國家的政策導向。收徒這事在我的看來,道路方向是正確的,只不過我的步伐可能在同行業中發展了比較快,超前了一步,但收徒授業流派傳承在我國自古有之。我曾經也想過,收徒這玩兒搞得好是能量平臺疊加,但文化潛力就很難說了,融合得好是“加”,融合不好就是“減”。

        因為新時代的人思想理念不同,特別是文化的差異化,尤其是時代年輕人的現實主義和功利性比較強,師徒能否做到同心協力,這也是我內心上提醒自己不能于低估的。在現實中,不要說是徒弟,有時自己的子女或同胞兄弟的思想也都難以一致。

        或許有人認為,師徒能否同心協力,關健在于教育。但在我的看來,除了教育之外,更主要的是你的構想和理念是否能適應時代?其重要的是你的知識和功夫能否真正得到人們的吸引和傳承?這是我的觀點。我也想過,如果收徒僅僅是以茶葉商品和茶文化學習交流,那是難言傳承!因為茶葉千千萬萬、各有所向、各有所愛,茶文化學至今也還沒有真正形成學科,茶家們也都沒有真正建立起自己的學術體系,所以難以立派傳承。茶業國學”是建立在一種物質與精神并重的和諧理念發展模式,如果創造得好它是完全可以傳承的。

        我在收徒的初時,以“傳承中華茶文化,鑄就健康優生活”為宗旨,作為傳茶的發展方向思路而經過一個階段,我發現了以此而定性的發展理念顯然是不夠的,所以后來又加入了以“傳播優秀國學文化,共創輝煌美好人生”的宗旨,作為收徒傳承授業的發展方向理念。這樣一個以物質和精神,生活與人生的一種有機融合,我想以此而發展是能夠得以吸引和傳承發展。

        茶藝導師黃建璋:立師茶葉國學,講好我與茶的故事

         

        若要談茶葉經營和學術研究及文化的創造。作為一位事茶三十多年的我,曾經擔任過多個社會團體的主要職務,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建樹。

        列舉事例:我開創茶品牌連鎖經營方面的先河,舉辦最早廣州茶人一家品茗會,引領華南農業大學開創茶藝茶文化教學發展方向,執行九六年安溪名茶第一次跨省在廣州舉辦茶王邀請賽的組織工作,組織建立廣東省文化學會茶文化研究專業委員會和廣東嶺南茶葉經濟研究院及廣州茶業協會。組織成立張天福與張宏達茶學研究中心,組織舉辦三屆張天福與張宏達茶學思想研討會活動,組織開展廣東省茶產業競爭力評估課題,組織召開廣東省首屆茶文化先進工作者表彰大會暨茶王大賽及嶺南杯茶王邀請賽,組織舉辦首屆中國鐵觀音民間斗茶公開賽,組織召開《茶業藍皮書》廣東論壇,策劃舉辦二屆蘭州茶業博覽交易會,倡導安溪成立安溪烏龍茶研究會,指導廣東省博物館茶文化展覽活動,為梅州編寫大埔茶文化博覽館和大埔烏龍茶博覽館實施方案,編著《安溪茶經》和《廣東茶文化經典》,主編《茶藝》和《嶺南茶葉》雜志,參編《茶業藍皮書》中國茶產業研究報告和《饒平茶業三百年》,協助英德茶家袁學培出版《英德茶葉》及梅州茶家江載寶出版《梅州茶葉》和《梅州茶文化》,以及廣東省農業廳方金福出版個人選集,幫助中山大學和廣東省茶葉研究所轉化不含咖啡因可可茶的成果,為廣東德高信集團起草“德高信茶產業發展戰略書”,帶領德高信集團領導班子到安徽北京四川等地考察調研茶市,帶領廣東省佛山市順德茶文化協會到廣東各地茶區以及江西福建等地游學,倡導安溪鐵觀音大師李宗垣和英德紅茶元老袁學培收徒傳承制茶工藝技術,聯合六祖寺和廣東省禪宗文化研究基地共同開發三十二品蓮花禪茶及茶供之佛門茶事活動,探路不含咖啡因可可茶的價值開發,開創高爾夫私房茶,推廣陳年鐵觀音,開發窖藏萬三老綠茶和古法烏龍及西巖古韻,在云南西雙版納大度崗茶場建立研究基地,兩次受邀在中央電視二套經濟臺談論普洱茶炒作現象,指引普洱茶走向健康道路發展,創建新模式的茶友社,建立講茶堂收徒授業等等的案例。

        說實在話,我創造的工作業績和學術成果是備受行內人們關注與挑剔,有些是給我的動力,有些是給我的阻力。我的活動身影及職務身份拋開不說,茶江湖地位曾被稱為茶記者、茶師傅、茶專家、茶魯迅、茶醫生、以及位列中國茶道六君子,引領風云角色,這一點很讓我欣慰。當然廣州(及廣東)曾有反擊。為何廣東會有如此現象,這或許以我自身不是“廣東人”有關。

        茶藝導師黃建璋:立師茶葉國學,講好我與茶的故事

         

        學者談論地域文化,多數喜歡從遠古說起。而我認為,相對于古老來說就得重視遠古。比如我在著《安溪茶經》和《廣東文化經典》時,我就較注重這一點。地域區域的文化,往往是隨著時代在變而變,是不能墨守成規。

        就人而言,今天的我不是這里人,可能昨天你的父親不是這里人,或許你明天也可能變為不是這里人。就事物而說,今天這件事這樣東西可能不行,明天說不定變為可行,或長期可行。所以地域區域文化,在我的看法是“茍日新,日日新”。這也是學術文化重要性和文明所在。

        茶藝導師黃建璋:立師茶葉國學,講好我與茶的故事

         

        自古“時勢造英雄,英雄亦造時勢”。廣東地區的開放和包容,廣州人的自信與從容,是給人們增長活力。記得在2004年,廣東舉辦了“廣東省首屆茶文化先進工作者表彰大會暨茶王大賽”會議活動。大會表彰了廣東省十位茶葉老專家,四位茶文化學者,賽出三大茶王金獎,此活動會在當時許多人叫好,迄今已近二十年歷史,仍然還是廣東省目前歷史最能記憶、層次最高、規模最大、賽品最全、到會專家最多、影響力最廣,茶王拍賣效果最好的一次茶會。

        這個活動就是由我本人組織創造的,由我策劃創造的還有“張天福茶學研究中心籌備新聞發布會即清宮普洱茶磚鑒賞會議”,以及“張天福與張宏達茶學思想研討會即嶺南杯茶王邀請賽“,“首屆中國鐵觀音民間斗茶公開賽”,包括蘭州的二次中國茶業博覽會。這些舉措都是具有開創性的茶事活動,這些活動都是我以廣東省文化學會茶專委和個人的情懷創造組織形成的,它是能夠留下歷史的記憶。

        如此大規模的茶會活動,在當時,我是沒有向任何政府任何領導要過一分錢資助,當然能有如此成就,是離不開政府給我的平臺,領導對我信任。而作為一位不是本地人,誰能做得到嗎?廣東以前的茶會,很多都是有意義的,有創造性的社會價值,而現在呢?可以說,大多數都是在“做秀”和“炒作,更是五花八門,茶葉買賣是你騙我,我騙你,騙來騙去都是自己親近的人。真正是社會在變、時代也在變了,茶風在變、人心也在變了,變得了我們這些正直有正義感的人不得不退出這個浮躁的茶市舞臺。

        這次廣東省文化學會向省委立項組織舉辦這個“講好中國故事”的項目課題,在我看來,是時代的呼喚,是我們社會再進入一個新時期的轉變,在這轉變的關健時期,我們來參與“講好中國故事“,談嶺南文化,談廣東茶文化,談用茶的習俗、風俗及地方文化特色,這是一個很好的時機,也是一個很好的故事話題。但故事——尤其是自己經歷的故事必須講好,才能有真實的學術視野和故事話語權。

        茶藝導師黃建璋:立師茶葉國學,講好我與茶的故事

         

        感觸:我與茶故事的話語權。

        我在茶葉生產經營發展的過程中,得到了一種深刻的感受:品牌茶+連鎖的經營是一條可能之路,但這不是一般人可以能隨意經營成功的。講品牌連鎖經營,在三十年前,我率先創造過,雖然沒有成就,但后來有人實驗成就,如天福、八馬、中茶,還有北京的張一元、吳裕泰等都很有成就。

        講品牌連鎖經營,在今天看來,這條路還是可行的。但是要真正做到成功,在我的看來,一般的茶企是不可能成就的。因為茶至今為止還是農副產品,不是工業產品,茶是飲品是需要品,茶有文化需要有內涵,需要有故事,需要有藝術。

        我堅信,品好茶,論品牌茶是永遠離不開我當年那個句子,“觀其形,思其美,演過程,表其義,聞其香,品其味,會真韻”的七個情節。魯迅先生寫《喝茶》說到,“有好茶,會喝好茶,是一種清福”。魯迅先生所說的清福,主要體現的是一種心境,所謂的“好茶”指的自然是一種高優品質的好茶,肯定不是那些劣質的、不衛生的、不安全的炒作茶,也不是所謂的“金融茶”。

        我在茶文化宣傳及推廣的過程中,得出了一個結論:茶人出而生茶葉,茶葉精而至茶藝,茶藝修而成茶道,茶道升而成茶德”。這五者是茶文化的一個生成關系,它是茶文化學科五大不可缺少的主要元素。講茶文化,目前在我國,江浙福建云南為領先,但還是比較單一,許多都還是停留在一種片面性的茶藝和茶文。

        廣東的茶文化其實很早就較為成熟,但廣東地域由于是最早開放的經濟區域,所以近期來較注重商業,茶文化整體上沒有提質,而我相信,不遠的將來廣東一定會提升,因為廣東地域優勢有許多歷史性的記錄,其發展的自然條件和空間還是很大。我在編寫《廣東茶文化經典》和參與編寫《饒平茶業三百年》《英德茶葉》《梅州茶文化》的過程中,發現到廣東有許許多多的名茶與茶文化遺產被埋沒及未得到挖掘。當前比較突出的僅僅是潮州工夫茶、客家擂茶和廣州早茶的這三大茶俗文化。

        其實廣東的茶文化發育歷史悠久而且特色鮮明。記得在1980年,那年我才19虛歲里人生第一次跨省份,第一站踏入廣東汕頭,那時我就聽到廣東人很喜歡茶,廣東的鳳凰單叢茶很出名,看到汕頭人的飲茶法,與眾不同,廣東潮汕人把喝茶叫做“吃茶”,潮州的工夫茶其實就是潮汕人的精神食糧。

        廣東不僅潮汕人講究飲茶文化,其他地區也有飲茶文化的現象和習俗,1981年我到湛江,雷州半島那邊的市民,也有飲茶文化的風俗現象,那里生產的海鷗蒸青綠茶很香又濃。1982年我到梅縣現在的梅州,該地區市民普遍有飲茶的習俗,也講究茶文化,貯藏老茶的習俗歷史己久,梅州的炒青綠茶是當地名優茶品,那邊的擂茶早期也很盛行。

        1982-1983年我在韶關時,該地區的茶戲劇茶歌舞本很出名,樂昌白毛茶比較珍貴,英德那帶的茶園秀美風光,當時的茶廠紅旗飄飄,英德的紅茶文化在八十年代前已飄揚過海。1989年我遷入廣州就感受到廣州的早茶文化。那時的廣州人早茶實際上就是上茶樓飲茶,不僅飲茶,還要吃點心,被視作一種交際的方式。如聚會,談生意,業余消遣,都樂于上茶樓。其形式就是一壺濃茶幾件美點,三三兩兩聚在一起,邊吃邊談,既填飽了肚子、聯絡了感情,又交流了信息,甚至談成了一樁生意,實在是一件愜意的事情。

        廣州人把飲茶又稱“嘆茶”。嘆茶沒有什么禮儀上的講究,唯獨的是主人給客人斟茶時,客人要用食指和中指輕叩桌面,以致謝意。據說這一習俗,來源于乾隆下江南的典故。相傳乾隆皇帝到江南視察時,曾微服私訪,有一次來到一家茶館,興之所至,竟給隨行的仆從斟起茶來。按皇宮規矩,仆從是要跪受的。但為了不暴露乾隆的身份,仆從靈機一動,將食指和中指彎曲,做成屈膝的姿勢,輕叩桌面,以代替下跪。后來,這個消息傳開,便逐漸演化成了飲茶時的一種禮儀。這種風俗至今在嶺南及東南亞依然十分流行。從某種程度來說,廣東的茶文化是多姿多彩,較為生活化。

        茶藝導師黃建璋:立師茶葉國學,講好我與茶的故事

         

        我在茶產業經濟學術研究的過程中,得出了一個認知:茶產業是其生產,茶流通(經濟)是其根本,茶文化是其靈魂,茶科技是其保證,茶旅游是其文化現象。茶產業與茶流通茶文化茶科技茶旅游,這五者是茶業發展的一個聯動整體,它是茶業發展中五個不可缺少的一個聯體,這個聯體我形容為茶業中的五匹馬并駕齊驅的茶業大馬車。

        講茶葉產銷流通問題,近期來中國茶葉整體發展很快,茶產業、茶科技、茶文化這三大板塊各地都在搞突破,我堅信,不遠的將來,江南、嶺南、西南都將成為繁華似錦的國際性大茶業。在這三個大茶區中,據我參與編寫《茶業藍皮書》中國茶產業研究報告的課題中發現,西南的貴州茶產業生產發展較快,都勻毛尖成為綠茶中的佼佼者,云南茶品流通發展勢頭很猛,炒作手段很高超;江南的浙江和安徽及江西的茶產業發展比較穩定,其中浙江較注重茶科技和茶文化及旅游,西湖龍井的茶文化氛圍很濃,安徽的名茶仍然保持傳統的生產工藝,江西的茶文化發展比較優越,湖南從形式上是比較注重茶科技和茶文化,但黑茶文化宣傳有點偏離;嶺南的福建在茶產業、茶科技、茶文化、茶流通、茶旅游等五大板塊發展比較全面,其中安溪茶區近年來在加大力度調整結構,重回傳統制作工藝和茶品風格。

        武夷山茶區旅游業發展很好,茶價一路飆升,金駿眉紅茶創新秀。廣東茶產業的發展,烏龍茶和綠茶相對持穩,紅茶前些年高速發展,新會陳皮茶成為茶界投資收藏的寵兒,茶市場流通領域發展比較繁榮,特別是茶博會,近年來廣東開始注重自己的名茶產品發展,茶領導己從貿易戰轉移到產學研中。

        我堅信,中國茶的產業、流通、文化、科技、旅游,這五大板塊將會進一步加強整合完發展,形成一個大茶業的聯動整體,發展的局勢必然會形成一架五匹馬并駕齊驅的大馬車的大茶業局面。能否構成?在今天的看來,首先是茶的流通必須修正,客來敬茶是中國人的傳統民俗習俗,喝茶敬茶,買茶送茶,茶文化必須有真實內涵,大力倡導“茶為國飲”和“飲茶康樂”的價值觀,大茶業氣勢才能得以完美。

        我在茶文化國學研究的過程中,得到了一個融合:茶文化和人文化,茶文化和俗文化,茶文化和禮文化,茶文化和禪文化,茶文化和德文化,這五者與中國傳統優秀文化有著千絲萬縷,它是茶業國學發展五個不可缺少的融合對象。

        講茶文化常言道,茶里乾坤大,壺中日月長。在我看來,茶文化與人文化的體現是文明化,人性化,價值化;與俗文化的體現是文明歷史,文化遺產;與禮文化的體現是禮節,人品,意境,思想;與禪文化的體現是世界文明,禪茶一味;與德文化的體現是精神文明。這五種文化的融合是茶文化與傳統國學的有機結合。

        有茶者言道:一葉茶一個世界,一杯茶一盞歲月,一次品一種透徹的領悟。茶的文化猶如一場禪意的修行的結果。茶的沉浮,如一世生命跌宕;茶的氤氳,若煙火生活百轉;茶的冷熱,似一抹人情濃淡。真所謂“茶如人生,人生如茶”。這在我看來,人生的歸宿是黃土、是親情、是愛情、是奉獻,茶的歸宿如此。

        茶藝導師黃建璋:立師茶葉國學,講好我與茶的故事

         

        總結:人生如戲,茶路漫長

        人生如戲,茶路漫長;君子愛茶,品之有道。

        講故事是一種對人生意義的追求。我與茶的故事是經歷過起承轉合的一個艱辛而愉快的路程。友人說:黃建璋是一位有故事的人,他的故事依然還在奔跑中”。是的,我還在修為中,我希望有朝一日能以自己的認識,自己的認知,自己的感悟,建立起自己的一套“茶學理論”;同時也希望能以自己的觀點,自己的思維,自己的理念,創造出一本“生命密碼”。

        我期望我的茶學理論和生命密碼能盡早在茶業界或其他領域得以應用。我的“茶學理論”是可期的,我的“生命密碼”還在創造中,其包含有易理/命理/地理/玄學/禪學/心學/天文/經文/人文等,這是一本真正能夠傳承的生活通書。茶的故事萬千,“知茗知味知功夫,識人識理識天下”,這是我的追求和座右銘。

        今天,我講的這些故事,都是真實的,也是現實的,更是事實。這些茶故事,在廣東可以講,在全國也可講,在世界更可講。最后,我祝愿這次的“講好中國故事”,辦得更富有生機,更富有活力,更具有知名度和影響力。( 2021年11月3日廣州)

        茶藝導師黃建璋:立師茶葉國學,講好我與茶的故事

         

        本文作者黃建璋,廣東省文化學會茶專委主任,著名茶藝導師、茶文化專家,中國茶道六君子之一,福建安溪人。曾任華南農業大學滿堂香茶藝表演團副導師,廣州茶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廣東嶺南茶葉經濟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現任廣東省文化學會茶文化研究專業委員會主任。張天福與張宏達茶學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茶業藍皮書》副主編,黃建璋講茶堂主人。

        亚洲一区二区三区香蕉

        <bdo id="aecyx"></bdo>
        <table id="aecyx"></table>
      1. <td id="aecyx"><strike id="aecyx"></strike></td>
        1. <pre id="aecyx"><label id="aecyx"><tt id="aecyx"></tt></label></pre>